他是教员,他的脸黑里透红,蚯蚓般的皱纹一条又一条地嵌在脸上,虽然他已不年轻,但他的话音富有磁性。1989年我在武警上海指挥学校时,他教我们《基层管理》这一学科。在讲
2012-04-05 来源:优秀作文选评 作者:优秀作文 评论 我来投稿
他是教员,他的脸黑里透红,蚯蚓般的皱纹一条又一条地嵌在脸上,虽然他已不年轻,但他的话音富有磁性。1989年我在武警上海指挥学校时,他教我们《基层管理》这一学科。在讲台上头一回与我们照面,他说:“你们能考上这所学校不容易。这学上起来更不容易,我的课,你们可以放心地做自己的事或睡觉,但呼噜大的同学可不行,要以不影响他人为准,有人来查课,我会给你们发警报。”这话,我们爱听。
大家在一阵快意放肆的笑声中,喜欢上了这个黑家伙。我们暗地里称他为“老黑”。我们说,王教员黑里透红,与众不同。我们从未当他面这样说过,毕竟教员与学员中间还隔着一条河,尽管凭在基层的生活经验判断他不会生气,但是我们不能超越这条河。
人们都说当兵苦,要我说,上军校才真的苦,我指的是指挥类院校。上军校,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这是件天大的喜事。我们在进入校门的同时,就几乎完成了从穿草鞋到穿皮鞋的人生革命。之所以用“几乎”,是因为我们得拿着毕业证走出校门才行。要知道学校在实行全程淘汰,稍不留神,就会让你走人。文化成绩不好,军事训练上不去,作风纪律不严谨……甚至某天早晨你的被子叠得大失水准,也有回到从前的危险。
文化学习和军事训练同步进行是军校的一大特色,比如上午前两节课是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后两节课就得到教室里正襟危坐,认真听讲。这时的教室里,教员的口若悬河、浓烈的汗臭味儿与无法挥去的倦意混合在一起。没人敢打瞌睡,被抓住说不定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老黑刚从基层上来,是位老政工了。而绝大多数教员或是从地方高校毕业分来的或许是在学校里泡久了,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没有体察学员甘苦的心弦,许多时候不能与学员产生共鸣。而老黑小荷作文网身上却有一股兵味儿,对我们是那样的亲切随和。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分享作文: 贴吧 QQ空间 微博 更多

上篇作文:免费的催眠曲

下篇作文:家规的力量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作文,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