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透明如醇酒,可饮可尽可别离。--席慕容   人生最痛是什么?有人说是失恋,足以让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有人说是最疼爱的宠物死掉了,它们没有足够的寿命陪伴主人白
2013-01-05 来源:优秀作文选评 作者:优秀作文 评论 我来投稿
青春透明如醇酒,可饮可尽可别离。--席慕容

人生最痛是什么?有人说是失恋,足以让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有人说是最疼爱的宠物死掉了,它们没有足够的寿命陪伴主人白头终老……有人害怕别离,有人惊恐死亡,心底深处最脆弱的地方就是你最痛的地方。

然而当初可以数出一大堆的痛苦,如今看来却是个云淡风轻的笑话。苦海不会无边,回头也不一定有岸,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我的最痛也许不过是你眨眼就熬过去的小疼,你的最痛也许只是我轻轻咬牙就可挺过来的细伤。

每当我用着那台随时都会蓝屏死机或者热得可以直接煎蛋的二手笔记本打字工作时,最痛便是还未来得及保存文档,它就突然岔气了。

我每天都弯着腰坐在小板凳上,十根指头飞一般敲着字,写到动情处就会不由自主抬起双脚,如苦行僧般,蹲在那里,只差屁股下点三炷香了。

我像个打字机一样,每天都在噼里啪啦卖力地写稿子。不不,别误会,我可不是拿版税吃香的喝辣的大牌作者,我寂寂无名苦逼不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码三百天都在敲字。

我写各种各样的故事,小兔子小老鼠的小童话;夜里辗转难眠,床下不知何时直挺挺躺着无名尸的鬼故事;青梅竹马的懵懂爱情;激情四射的都市艳情……有的故事能以烧饼的价格卖出去,有的则静静躺在文档里做僵尸,扣除高中作文倒闭的小杂志或者拖欠稿费的无良刊物,每月的稿费也只够温饱。也给某位不知名的作家当过枪手,白菜价写了厚厚一本,韩式小白文,据说卖得不咋样,后来那位作家再也没来找过我了。而我,依旧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蹲在小板凳上啃着苹果研究恐怖片。

此刻,我正在三医院的一间病房写稿子,窗外绿树成荫艳阳高照,头顶的吊扇缓缓吹着凉风,我写了一个旋转的吊扇"哐当"旋下来,削掉了一个小孩脑袋的惊悚故事,写得自己后背发凉,猛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身后一个穿着竖条纹病服的大婶呆呆地望着我,不知道她无声无息地在我身后站了多久。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分享作文: 贴吧 QQ空间 微博 更多

上篇作文:青春三月里让我抱抱你

下篇作文:岛袋光年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作文,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