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一个夏天,我梦到了十七岁的宁长生。他穿着单薄的白衬衫,将卡其色的长裤挽到膝盖,踩一双不合脚的塑料凉鞋,随便找了一片芭蕉叶顶在头上,冒着倾盆大雨穿越大半个
2013-01-06 来源:优秀作文选评 作者:优秀作文 评论 我来投稿
2011年的一个夏天,我梦到了十七岁的宁长生。他穿着单薄的白衬衫,将卡其色的长裤挽到膝盖,踩一双不合脚的塑料凉鞋,随便找了一片芭蕉叶顶在头上,冒着倾盆大雨穿越大半个泽川镇为我送来外婆为我熬的药。
[立春。]
谁也说不清那条流经泽川镇的河流来自哪里,又将奔向何方。但是许多被掩埋在岁月深处的故事,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宁长生出生在万物燃烧的七月,体性阴寒,一落地就是个病恹恹的娃。宁长生在药罐子里泡了三月,镇上来了个道士,宁家人让他给算了算,他说今年冬至镇子上会降生一个女孩,届时须攀了这门亲,方可改了这孩儿的苦命盘。
乡下人最是迷信,特别是宁家年份最高的宁外婆,急忙喝人去打听镇上哪家人的预产期在冬至,亲自煲了上好的鸡汤,带着宁家世代传下来的手镯去那家人里提亲。
来年春分,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宁长生的身体真的开始好转,渐渐地,他开始像个普通的健康孩子一样哇哇大哭,宁家举家欢庆。我母亲早些年颇受了宁外婆的帮助,将礼金全数退还,并为我取名叫冬至,以纪念这门亲事。
我是和宁长生一起长大的。
几岁的时候,镇子上没有幼儿园,大人们也不在意这些,忙着手头的活儿,对孩子也不怎么管教。我们便三五成群地去镇子边的河里游泳,春夏秋冬,时节并不是问题。
河边长大的孩子水性都好,不需别人来教,自己在水里来回几圈便大概会了各种泳,那时候我们没有那么多花哨的游法,怎么游着舒坦,就怎么游。打水仗是必不可少的,一帮人分成两派,捡石头在水面上砸,一小汪水就飞溅起来,中招的人总是浑身不自在。除了游泳,我们还玩爬树,去农民地里偷玉米来烤,被家长逮住,总是免不了一顿暴打。
而宁长生是从来不会参与这些的。我们游泳,他就在一旁看衣服;我们爬树,他就在树下把树叶仔细堆好;我们偷玉米,他就站在田外边给我们放哨。我最开始的时候一直很瞧不起他,觉得他不是个男子汉,但是全镇子的人都知道他曾经身体不好的事,我也不敢勉强他,久而久之,我连话都不屑怎么同他说,只是每次烤了香喷喷的玉米,我会故意拿到他面前显摆,他从来只是好笑地看着我,不让我的奸计得逞。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分享作文: 贴吧 QQ空间 微博 更多

上篇作文:离人

下篇作文:船歌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作文,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