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卖花婆婆 孙建平 雨不紧不慢不大不小地下着,这是江南特有的黄梅天,把个洪城下成了个水世界。正是清晨上班时分,车水马龙。人
2014-09-24 来源:优秀作文选评 作者:优秀作文 评论 我来投稿
【读一读】
卖花婆婆
孙建平
雨不紧不慢不大不小地下着,这是江南特有的黄梅天,把个洪城下成了个水世界。正是清晨上班时分,车水马龙。人行道上游走着红伞绿伞花伞,远远望去,如飘着一朵朵水汪汪的红蘑菇绿蘑菇花蘑菇。(从江南春景色下笔,为人物出场营造独特的背景。)
我眯起眼迎着风卷起的水雾匆匆步行赶往单位。这时,一声苍凉的呢喃从对面传来,抬眼望去,前方拐弯处闪出一位老年女丐。瘦小的身子披了一件补丁摞补丁的雨衣,花白的乱发从雨帽中披散开,一张核桃般风干的脸,左手端着个盘子,右手拄着根拐杖在风雨中蹒跚。(瘦小的身影,破旧的雨衣,花白而零乱的头发,核桃般风干的脸,将这位“老年女丐”的肖相展示得栩栩如生。)
我心里好一阵怜惜,这位老妪怕有七十多岁了吧?她的儿孙呢?她的家呢?遭遇了什么厄运令她在这老迈之年孤苦伶仃沿街乞讨?我总是无法从可怜的残疾人和老丐眼巴巴的目光下漠然走开。我赶紧打开钱包,摸出一张五元的票子捏在手中,我希望这点钱能给老妪带来一餐饱饭一丝温暖。
老妪颤颤巍巍走近了,混浊的老眼企盼着我,将盘子托起。(虽然只是描写老人“混浊的老眼”,却将其“企盼”的心理描绘得极其逼真。)“妹子,要兰花吗?”一股浓郁的花香袭来,掀开湿湿的白纱布,盘子里整整齐齐码了一堆洁白的白兰花,用细铁丝挽了个扣一头插一朵。长长的花瓣伸展着,闪着冰肌玉肤之光泽,像极了少女翘起的“兰花指”。原来是位卖花婆婆,我暗笑自己什么眼神。“妹子,带一朵兰花吧,香一日哩。”老婆婆将拐杖扔下,拿起一对白兰花举到我眼前,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里都是意味深长的笑。枯藤般黑瘦的手,举着一对水灵灵的“兰花指”,在雨雾的氤氲中影影绰绰,这巨大的反差闪电般爆裂出一种蕴含禅意的美,诉说着衰败与新生、一瞬与永恒的千古命题。(“枯藤般黑瘦的手”,与水灵灵的“兰花指”,可谓对比鲜明。如此描写,有震撼人心的效果。)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分享作文: 贴吧 QQ空间 微博 更多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作文,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